非洲龐大的援助、借貸和投資

美國國會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下屬的新興威脅和戰力小組委員會周三就中國(中共)在非洲投資可能帶來的後果召開聽證會。參加聽證的學者表示,中共在非洲建立電信網絡、對美國構成相當大的反情報威脅。
該小組委員會主席、愛荷華州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恩斯特(Sen. Joni Ernst)在聽證會開始時表示,借貸中共意圖在世界範圍擴張軍事存在,採取的行動包括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佔據印度洋港口以及在非洲吉布提建立軍事基地。此外,美國和盟友擔心,中共領導的一帶一路計劃令參與國做出對中共有利的妥協。
中共對非洲援助是為了其軍事和政治野心
華盛頓智囊史汀森中心東亞項目共同主任孫韻在聽證會上說,中國(中共)對非洲進行借錢援助,為的是以經濟手段加大在政治、意識形態和軍事上的戰略利益。接受援助的非洲國家因此在外交上大力支持中共,可能導致未來形成新的世界秩序。
孫韻說,中國(中共)的威權主義和國家資本主義在非洲同時並進,中共政府為非洲精英階層提供獎學金,將意識形態加諸於他們身上,期望未來他們在非洲複製「中國(中共)經驗」,這點和美國推動的自由精神背道而馳。此外,這筆由中共政府提供的借錢資金,數額可能是美國私營部門難以匹敵的。再者,中共在吉布提建設軍事基地,只是其擴展全球野心的一個開端,未來還將利用債務陷阱及外交手段擴大軍事範圍。
孫韻說,中國(中共)通過經濟借款援助手段,在非洲建立慈善形象,要求非洲支持北京的議程,強化中國(中共)在世界的超級大國地位。
她說:「中國(中共)的戰略願望與其在非洲的經濟參與有因果關係,並且相互促進。中共憑藉著經濟能力,以及顯示願意利用這種能力配合非洲精英的需要,這些都為其在非洲打造慈善形象和讓這些國家熱烈歡迎對中國(中共)議程奠定了基礎。」
若非洲為中共政策提供政治上的支持,通常他們就能獲得數額龐大的援助、借貸和投資。另一方面,中共以這種慈善面貌以及推行中國(中共)發展模式,顯著對非洲增強了中國(中共)式國家資本主義的吸引力。
中共擴張傷害美國利益
華盛頓智囊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非洲項目主任賈德·德弗蒙特(Judd Devermont)在聽證會上說,中國(中共)勢力在非洲的擴張將傷害美國利益,對美國構成威脅網站登錄
首先,中國(中共)在吉布提的軍事基地距離美國的軍事基地只有幾哩遠,同時那裏是世界貿易的必經之路之一,很難確保中國(中共)未來不會妨礙美國在該地區的軍事運作。
第二,中國(中共)在非洲建立的電信網絡以及基礎建設設施,對美國構成相當大的反情報威脅。他指出,中國企業中興和華為在非洲大陸活躍20年左右,並引發了中國(中共)獲取手機網絡數據和信息的擔憂借錢
此外,中國對非洲學生發放的獎學金,已經超過了美國和英國。這方面的投資可能帶來戰略和戰術的影響,使中共能夠影響盟友並且培養其支持的下一代非洲領導人。
德弗蒙特說,中共相當注重與非洲國家的關係,去年中共高官訪問非洲領導人19次,美國則只訪問了6個非洲國家。他建議美國增加與非洲領導人的聯繫,並且和同樣擔憂中共擴展世界影響力的國家,例如印度和日本,聯合在非洲應對中共的借貸擴張。
德弗蒙特說,美國可以在非洲利用自身在科技上的優勢,對非洲提供相應援助,例如農業、再生能源技術指導和金融服務等,而不是憑藉造橋造路的模式與中國(中共)對抗。此外,中國(中共)在非洲涉及嚴重的貪污問題,美國應在這方面加強對非洲民主借貸的支持,協助建立公民社會,避免中共操控非洲媒體而要求不利於中共的聲音噤聲。
「美國應支持非洲的民主,民主機構、公民社會和記者,來檢查中國(中共)的惡性活動,包括腐敗。在肯尼亞、加納和贊比亞,記者揭露了中國(中共)的不端和負面行為。這一點至關重要,因為我們看到中國(中共)試圖在非洲新聞界壓制反華言論的借貸例子。」德弗蒙特說,「華盛頓可以揭露中國(中共)正在做的事情,但如果我們重申並且證實來自非洲、批評中國(中共)在非洲所作所為的消息來源,那效果會更強大。」
德弗蒙特說,美國在非洲戰略的制定上,需要加強與非洲人民的合作,利用非洲國家本身對中國債務和中共惡意行為的擔憂,並且尋求國際合作夥伴,因為單打獨鬥很難在對抗中國(中共)的非洲影響力方面取得借錢成果。
傳統基金會非洲和中東政策高級研究員喬許·馬瑟維(Josh Meservey)在聽證會上說,中共試圖在非洲國家政府間建立影響力,毀壞了美國長期以來推廣民主價值的努力。
中共除了加大賄賂和貪腐以贏得合約之外,還向非洲國家政府提供壓制人民的手段和科技,例如將埃塞俄比亞變成一個處處監控人民的國家借貸,關閉該國的社交媒體,這與中國境內的模式如出一轍。
另外,中國的電信網絡覆蓋非洲,來自中國的公司還負責在非洲19個國家的重要政府部門施工,例如這些國家的國會,這可能帶來情報方面的隱患。而在軍事方面,中共在非洲進行更為複雜的軍事演練,得到與中國本土環境相異的實地操演借錢經驗,並且在津巴布韋等國家測試人臉辨識系統技術,因為他們需要試驗更多深色面孔來完善這項技術。

人行調高銀行MLF借貸便利利率

人民銀行於春節前夕宣佈調升中期借貸利率(MLF)10個基點,為6年來首次,市場解讀為官方收緊銀根的訊號,債市應聲走低。對應到投資市場來看,加息將衝擊原本就偏高的債市及房市,偏低的股市有望吸引資金進駐,而在人民幣貶值的趨勢下,H股基金相對具投資價值。

春節長假期後昨天復市,人民銀行即上調常備借貸便利(SLF)操作借款利率,其中隔夜利率從2.75%上調35個基點至3.1%,7日及1個月期利率各調高10個基點,分別調高至3.35%同3.7%。

MLF加息主要是預防物價的失控,並希望進一步提升人民幣的借貸吸引力。由於過去一段時間,原物料、油價大漲,推升整體物價的上揚,而同一時間人民幣的貶值,讓央行的壓力增加。官方藉由調升中期借貸便利的借錢利率,除了可暗示央行將緊縮貨幣政策而引導國債收益率走升,進而穩定人民幣匯率。此外,從數據來看,隱含中國經濟增長的李克強指數與生產者物價指數雙雙走高,物價年增率有跟隨上行並過高的借錢風險,也成為央行調升利率的另一原因。

不利房債市 資金流入股市

中國MLF加息恐衝擊本就偏高的房市及債市,根據牛津經濟學公司的報告指出,北京及上海的房價/所得比皆超過30倍,為全世界房價負擔前四高的城市;中國債券借錢規模/GDP比例為133.5%,高於過去10年平均的116.6%,房市及債市明顯偏貴。相較於房債市的高估值,股市以滬深300指數來看,目前市盈率為15.2倍,低於過去10年平均的17.8倍。投顧認為估值較合理,是借貸資金轉移的最佳去處。

儘管MLF加息10個基點,但考量到美國經濟轉強速度快於中國,聯儲局加息速度與幅度將快於中國央行,人民幣貶值趨勢恐延續,建議投資人留意H股基金,以規避人民幣貶值帶來的借貸風險。

金融恐有難,借貸困難

據外國傳媒報道,為了維持物價穩定,聯儲局與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之間的「攤牌」時刻正在逼近!

由於要控制通脹,聯儲局必須要調整借貸成本,因借貸成本愈低,在支出增加下,物價就愈容易上升。在9年前,由於要應對金融危機,聯儲局迅速把借貸成本降至零。直到近期,美國勞動市場顯著改善,令通脹預期升溫,加快了利率正常化進程。再者,特朗普的基建計劃要加大借錢開支,這會令通脹加速上揚,但這並不保證經濟增長會大有所為。

全球最大基金公司之一的安本資產管理公司(Aberdeen Asset Management),其固定收入投資經理Luke Bartholomew指出,基於特朗普可能大幅增加財政刺激,將很大機會令聯儲局認為通脹加快。問題來了!如果聯儲局為了防止經濟過熱而快速加息,「這就是很好的機會,令特朗普覺得聯儲局是想破壞他的計劃,對聯儲局的敵視就會加劇,接着就是攤牌,這是借錢金融市場不想看到的」。

或有評論會說,由於聯儲局主席耶倫之前說過,可實行「高壓經濟」,即容許通脹升溫但保持低息。故此聯儲局可以坐下來,先讓特朗普利用財政政策刺激借錢經濟,令經濟稍為過熱。不過Bartholomew認為,聯儲局不會坐下來,因為它是「獨立」機構,更何況特朗普在競選期間對耶倫表示「敵意」。

由於耶倫已表明,會完成任期至2018年,以免「辭職」令市場覺得白宮凌駕聯儲局,雙方似乎真的會為結束借貸零息時代及不尋常政策而「攤牌」。

借貨沽空有望大眾化

現時沽空多是大戶專利,散戶往往被「拒諸門外」。據悉,港交所計劃構建新一代結算平台,將會重新探討「中央股票借貸」的可行性,令散戶皆有機會借貨沽空。市場人士贊同港交所再探討,解決現時小投資者「焗輸」的不對等局面。

港交所曾於2011年10月表示,計劃於2012年探討「中央股票借貸」的可行性研究,但一直沒有進展。

港交所發言人接受查詢時表示,當時曾與市場進行討論,但市場不認為「中央股票借貸」應放在前列位置,故後來沒有再就項目繼續研究。現時港交所將籌劃新一代結算平台,由於結算基礎設施的提升涵蓋未來多年的發展,故重新再詢問借款市場,是否有需要在新平台加入「中央股票借貸」的功能。

港交所已邀請包括券商在內的結算參與者,就新一代結算平台的總體設計概念提出初步意見。據問卷顯示,港交所指出,重新構建結算基礎設施,將提供發展新產品及服務的機會,包括為股票借貸借錢提供中央結算服務、申購及贖回非上市互惠基金單位的交收服務、及新增公司行動服務等。

此外,港交所也研究推出覆蓋整個市場的獨有「客戶代號/識別碼」,以便綜合管理客戶持倉、資金、結算、交收及匯報。

現時港交所旗下中央結算是本港最大的股票「貨倉」,故「中央股票借貸」的構思是由中央結算向所有市場參與者,提供公平的股票借貸平台。

六福金融主席兼行政總裁許照中表示,現時沽空不是「公平的遊戲」,散戶借不到貨,不能沽空借錢,故現時散戶沽空的比例很少,只有基金等可沽空,直指沽空制度方便大戶,支持港交所研究設立「中央股票借貸」。不過,他補充,早於九十年代本港市場已提出證券無紙化,但到今天仍未落實,「如未推無紙化,如何做中央股票借貸?」

證券及期貨專業總會會長王國安亦指,既然本港有沽空的制度,就應該是一視同仁及有透明度,「大戶可以借貸沽空,在平等的原則下,散戶都應該可以,至於散戶係咪會沽空是另一回事!」

其實早於2002、2003年港交所已曾作研究,但因種種技術問題而擱置,惟現時借錢市場及監管環境已變化,市場同意可再探討。

不過,有資深市場人士指,現時部分較進取的本地證券行,也有提供散戶借貨沽空服務;況且,政府及證監會一向對沽空非常審慎,單是短倉的披露水平門檻遠較長倉高已可見一斑,港交所是否有需要設立「中央股票借貸」值得商榷。

恒生料今年息差有機擴闊

恒生銀行(011)副董事長兼行政總裁梁高美懿昨日在該行活動后表示,本港息口應不會增加,在各銀行出現不同樓宇按揭利率情况下,去年整個銀行業的借貸增幅不小,如要持續去年借貸表現,相信今年息差有機會擴闊。

恒生研推人債及基金

恒生去年現樓按揭市占率位列第3位,她認為,該行今年應可保持此市占率,但現無計劃推出減價措施。她表示,上月樓宇成交量低,相信多間銀行現積極在按揭方面爭取生意,但新年伊始,還未看到樓按宗數出現上升趨勢。

金管局對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的優化措施本月實施,梁高美懿表示,未見措施對業務有影響,反而客戶有真正的貿易結算需要時,於安排上更為容易,但實施時間尚短,成效有待觀察。她又希望,可保持人民幣存款的占有率,該行亦會研究更多相關的債券、基金等產品,冀今年有關當局可推出不同條款和機制,讓業界可緊貼市場作出配合。

另外,她表示,今年不是每位員工亦可加薪,須按個人表現、工種等因素獲得花紅,薪酬調升幅度較去年高。該行發言人補充指,去年加薪幅度約為1%至4.5%,而2004年后入職的員工已取消雙糧,改以花紅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