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y心繫賀一航 身心俱疲退通告

Judy原訂22日錄JET台《命運好好玩》,前一晚臨時退通告,理由是「想平靜一下」。賀一航被管收,她打擊很大,婚結不成,還要忙奔走、借錢,都苦無結果,她處境可憐又一籌莫展,能做的就是每天到土城探望賀,只求讓他安心。身邊友人見她如此有情有義,都很同情不捨。

昨她退通告,下午和余天到看守所探望賀一航,賀交代她要照顧他媽媽,余天則勸他,要好好反省過錯,「我們進去看他,他哭了!我跟他說『會盡力幫你找擔保人,也會找製作人和電視公司幫你開節目,但過程不是很順利,要有心理準備。』」余天說,找三立不願意,找王鈞他又出國,工會本身也沒有什麼錢。

白冰冰也說:「這幾天有跟Judy聯絡,她心情感覺走投無路,我能幫就幫她,最近有幾個想法,但還不確定。」

婚外情扯金錢 他朝她噴火

都已婚的男子張阿魁和女鄰長林秋娟疑發生感情糾葛,前晚他邀林女談判破裂,他點燃車上預藏的瓦斯桶,朝林女身上縱火,林女半裸逃出車外求救,全身百分之七十燒燙傷,慘不忍睹。

消防車、救護車抵達,林秋娟嘴、鼻、臉、肩、胸紅腫、脫皮,哀求救護人員幫她打止痛針,她被緊急送台北馬偕醫院救治,到昨天仍無法做筆錄。

「這分明是要置人於死嘛!」林秋娟的親友昨天回到火燒車現場,發現轎車緊靠著花台,當時坐在副駕駛座的林秋娟根本跑不了;轎車燒得剩下支架,林女的內衣、外衣燒焦散落一地。

警方依車號找到住宜蘭五結鄉的張阿魁(六十三歲),張供稱,兩年前參加進香活動,認識住員山鄉也已婚的女鄰長林秋娟(三十八歲),兩人交往後林女陸續向他借上百萬元,最近再向他借錢遭拒,因他已沒錢再借林女,打算同歸於盡。

張阿魁說,前晚他開車載林秋娟到龍德工業區偏僻處,兩人一言不合,他拿出預藏在駕駛座後方小瓦斯桶,打開噴口,以打火機點燃,朝林女噴火。轎車陷入火海,他雙手、胸部燒傷,受不了疼痛,衝出車外,打電話叫親戚載他就醫。林女全身著火,難耐高溫焚身,脫光上衣,死命爬出車外躲到暗處,附近住戶看到大火打電話報警。

林秋娟的丈夫表示,他不知妻子與張姓男子交往情形,他每個月薪水都交給老婆,家裏不缺錢,妻子不可能向人借錢

警方認為,現場情形不像同歸於盡,可能是林秋娟要分手,張心有不甘而縱火,將等林女清醒後釐清案情。警方先以殺人未遂罪嫌將張阿魁移送法辦。

爸爸沒借錢給女兒買房扼死媽媽 女兒索賠33萬

為借錢給女兒買房不成,妻子罵了老公,老公心懷不滿,竟然用胳膊箍住妻子的脖子,將妻子扼死。28日,劉某因涉嫌故意殺人罪受審,被女兒索賠33萬余元。劉某表示,他願意全額賠償自己的女兒,願意將財產無償轉讓給女兒。

    丈夫扼死妻子

    28日,市五中院法官在榮昌縣法院開庭審理此案。戴著黑框眼鏡、穿著囚服的劉某上庭受審。據了解,被告劉某今年46歲,高中文化,在榮昌經營一家讀書社,出售、出租書籍影碟。他與47歲的何某是夫妻。昨天上午,何某的很多親友旁聽了庭審。據介紹,何某是當地的公務員,比較能幹。

    市檢察院五分院指控稱,今年1月18日下午,在榮昌縣一銀行附近,因找朋友借錢的事,劉某與何某發生爭吵,何某當街責罵了劉某。當晚8時許,兩人在劉某經營的書社內,又因借錢的事爭吵,何某再次罵了劉某。劉某乘何某去洗手間之機,用手臂從背後扼壓何某頸部,致其死亡。

    19日淩晨3時許,劉某將何某的屍體背至榮昌縣某家屬院門口丟棄。經法醫鑒定,何某係被人扼壓頸部致機械性窒息死亡。

    被告人當庭認罪

    面對公訴機關的指控,劉某當庭表示沒有異議。他還表示,平時跟妻子的關係不錯,沒有大的矛盾。他說,為了給女兒在重慶買房,他曾找一位朋友借錢。事發當天,本來答應借錢的朋友卻沒有出現。妻子何某就當街罵他沒本事。在門市吃晚飯時,妻子又罵他沒本事,稱要跟他離婚。“我很氣憤,就用右手臂壓住了她的脖子。”劉某說。

    19日淩晨6點多,劉某給妻子的兄弟姊妹打了電話,稱妻子一夜都沒回家。隨後,他們報了警。“被警方叫去辨認屍體時,劉某表現得很傷心,當著我們大哭。”何某的姐姐介紹。隨後,警方在劉某經營的書社發現了死者血跡。19日下午,劉某交代了行兇過程。

    28日,劉某的辯護律師指出,死者與被告人是夫妻關係,當時兩人是因為家庭糾紛爭吵,劉某是臨時起義,才有殺人的舉動。公訴人當庭反駁說,夫妻之間難免磕碰,作為夫妻,要相互寬容、體諒,而不是動殺機。

    女兒索賠沒出庭

    劉某和何某有一個23歲的獨生女兒,目前剛大學畢業。作為女兒,昨天,她向父親提出了33萬元的民事賠償。不過,她沒有出庭,而是委托了她的六姨和大舅出庭。據她的六姨介紹,她得知此事後,非常傷心。“她不願意出庭面對自己的父親,我們也不忍心讓她出庭,好殘忍嘛。她以後還要生活噻。”

    在法庭作最後陳述時,劉某突然哽咽起來,表示認罪服法,一切只聽法院判決。據了解,劉某和何某名下,有4處房產。

    28日,法庭沒有當庭宣判。

移民的故事/藏胞:每天都像最後一天

「對我們來說,工作本來就不好找,現在失業的空窗期又更久了。」桃園縣「藏胞同鄉福利會」理事長更嗄求培,操著一口流利中文,訴說來台心酸。

更嘎求培說,大部分的藏胞多從事體力工作,近來桃園有機場捷運工程可以做,生活相對穩定一些。不過,有時因語言的障礙,在工作面談時聽不懂老闆的要求,連薪水少了大半也不知情,剝削的狀況層出不窮。

「不過,我們已經很幸運了啦!」一想起還有30多名同胞還沒拿到居留證,更嘎求培顯得有點失落的表示,打黑工變成非法居留藏胞的唯一選擇。有些人常常為了避開警察,跑到附近躲起來,但是當警察一走,他們回到工地,老闆就會拒絕付薪水。

也曾有這樣的一個場景,幾個人休息時間,聚在工地角落小賭一番,這時突然衝出幾個警察,把所有工人一起帶回警局,沒有身分證的藏友,準備被遣返回尼泊爾,他害怕就這樣被送回大陸,幸好後來有人幫忙把綠皮書寄來,想到可能被遣返,甚至計畫要跳船逃生。

「對於沒有居留證的同胞來說,每天都像最後一天。」更嘎求培語重心長地說。

為了使生活起居得以互相照應,也為了省下台北縣市的高昂房租費用,藏友多半居住在桃園龜山及北縣鶯歌一帶,更嘎求培指出,由於經濟困難,一層公寓住了十多人,每天晚上打地舖,只求一頓溫飽。

有時候,工作有一天沒一天的他們,薪水大多寄回故鄉的家人,沒有多餘的錢可以到處走走,也沒有錢可以娛樂,三五好友擠在房間裡看電視,就是最大的樂趣。

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理事長蔣卡說,有對藏友夫妻都沒有居留證,育有兩個孩子,分別是3歲和6個多月,沒有身分,等於沒有工作,也沒有勞健保,孩子出生後,一切經濟和食物來源,全靠朋友幫助。這對夫妻沒有居留證的原因,就是不會說藏語,即便有綠皮書,即便這對夫妻的父母都是西藏人,認定都在蒙藏委員會一念之間。

更嘎求培說,在印度或尼泊爾常聽說台灣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工作機會也很多,當時他們渴望賺錢改善家計,帶著滿懷期待想來台灣,所以到處借錢張羅旅費,沒想到,來到台灣才知道有這麼多困難。

企業借錢發股利 恐債留台灣

產創條例4月完成立法後,跨國企業今年發放股利的政策,或首次回台公開發行上市(IP0)布局,將發生重大改變。勤業眾信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林宜信說,如果公司發放股利政策不變,企業可能轉向銀行借貸來發股利,遂有債留台灣的隱憂;而回台IP0的策略,若轉以第三地免稅天堂的方式布局,較為有利。

     促產條例落日後,雖有產創立法接續,但免稅措施除研發仍可抵稅外,企業海外利得匯回的免稅優惠撤除,這將大大改變無論是個人或法人投資利益的「落袋」結果,因此投資布局與架構需要重新思考。

     工業局最新統計,我國從2002年開始推動營運總部海外所得匯回免稅,一直到2008年,申報免稅所得累計總額達3,661億元,金額不少。

     林宜信表示,其實道理很簡單,由於沒有了免稅優惠,企業海外投資獲利匯回台灣,就得扣繳營所稅,即使是所得稅法修正通過將稅率降至17%,最大的影響就是股利怎麼發放?

     企業如考量17%的營所稅,不願將利得匯回台灣,但又惶恐無法對投資人交代,林宜信說,企業股利發放政策勢必調整,可能的作法是,今年股利發放的資金,由在台母公司的現金來發放。若母公司的現金不寬裕,向銀行貸款是另一種選項。何況,貸款利息還可列為費用。只不過如此一來,將可能出現債留台灣的情況。

     吸引外資來台設營運總部,或本國企業總部根留台灣,若仍是政府政策,林宜信指出,政府應該妥速考量這個負面影響,謀求解決之道以為因應。

     對企業而言,林宜信建議,以移轉訂價方式重新布局是必然的趨勢。例如過去在台母公司提供海外子公司服務,未收取合理對價,現在得調整為必須適當收費,將部分利得拿回台灣;此外,將以往某種功能放在海外,現在考慮收回母公司來做,從稅的角度來看,例如研發中心就沒有必要設在海外了。

     林宜信分析,母公司設在台灣,轉投資大陸,而母公司背後的真正大股東是個人居住者。當大陸的公司賺錢時,受到台灣營所稅制影響,那適用台灣個人所得稅最高稅率級距40%的背後投資者,以第三地如開曼群島所設控股公司,回台IP0對他投資收益最為有利。